關於獨立和命運自決

很多人聽到」台灣獨立「之類的詞估計會馬上跳起來,說實在的,以前的我也是這樣,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都是反對台灣獨立的,因為我認為台灣人民已經有自己的政府了,實際上已經獨立了,根本不需要再搞什麼」獨立公投「。不過,在和一個朋友進行了以下對話之後,我改變了看法:

朋友:好.先說一些基本的東西.相信你清楚性質nature, 程度degree/extent,明白性質上的差異和程度上的差異.,例如美國也有貪污

Ghost Assassin:這我自然清楚

朋友:但在性質上就不是和中國相同.,那怕性質相同, 程度也有分別,這也是基本的東西. 但很多人就是不明白,例如分裂和獨立, 其實是相同nature 的東西,有人要說不同.

Ghost Assassin:也就有些人硬是那麼說而已

朋友:而race 和ethnic 性質不一樣,但他們又說是一樣。我一邊說, 你一定要一邊思考我說的東西的性質和程度,最好用英文

Ghost Assassin:我試試吧

朋友:因為都是抽象東西.

Ghost Assassin:怎麼感覺像是在上課

朋友:是在上課.我又在做人之患了.

Ghost Assassin:你在當我的mentor呢

朋友: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英文是用PEOPLE

Ghost Assassin:是

朋友:people 這詞, 可以看成是單數,也能看成是眾數.但人民中文只有眾數.所以英文可以理解成:everyone has self-determination right,也能理解成chinese(13億) has self- determination right

Ghost Assassin:沒錯

朋友:我們從一個人說起。先不說權利, right, 先說needs。人要吃飯, 要生存, 這是NEEDS。人能決定吃什麼, 如何生存, 這是rights。每個人都能決定自己吃什麼, 如何生存, 這就everyone has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Ghost Assassin:難怪你說自決權根本就不高大上

朋友:有不同意要馬上說.

Ghost Assassin:知道

朋友:一個一個問題解決.

Ghost Assassin:但是我感覺平時那些出現自決權的場景都是很高大上的那種啊

朋友:問題在於人不是一個人.是一個群居動物.二個人一齊, 就會有意見分歧.

Ghost Assassin:基本上都是什麼獨立建國之類

朋友:今晚吃什麼, 今晩幾點睡, 就不是一個人決定的.

Ghost Assassin:的確,除非一個人生活

朋友:需要兩個人協商。兩個人還容易商量,兩家人, 問題就來了.如果資源無限, 那最多搬遠一點.老死不相往來.像以前中國記載, 雞犬相聞…..

Ghost Assassin:但現代社會做不到

朋友:兩家人還可以協商, 兩村人就幾乎不可能了.兩村人難, 兩族人更難了.

Ghost Assassin:是啊

朋友:這裡指部族.解決分歧很簡單. 打仗。人類歷史都是​​這樣

Ghost Assassin:所以歷史上有那麼多戰爭

朋友:全世界都這樣。然後人類意識到, 打仗不是方法。爭資源, 不如想方法分配資源。於是人類開始有專門管理資源的人,也開始有政府。到這裡清楚吧.

Ghost Assassin:清楚

朋友:有政府, 問題又來了.這個管理資源的人是如何來的?如何做到不偏私?你說應該如何?

Ghost Assassin:管理資源的人由人民普選出來、
用法律進行約束

朋友:那就是那個家族多人就贏, 對不?

Ghost Assassin:好像是變成這樣了

朋友:結果又打仗了.這樣不行,再想

Ghost Assassin:還有更好的方案嗎?

朋友:狐狸分餅的故事聽過嗎?

Ghost Assassin:沒聽過

朋友:兩個小動物, 爭論如何分一個餅。爭持不下, 狐狸來了, 說我來分。兩個小動物認為有中立人士, 就說好。結果狐狸分了, 說, 哎呀. 這邊大了一點,吃一口, 那邊又多了一點, 又吃一口

Ghost Assassin:最後就把餅吃完了,是吧?

朋友:是的.應該如何分餅?這兩個小動物?

Ghost Assassin:A來分餅,分好之後B先挑,這樣A就會儘可能的公平了

朋友:對.,管理資源的人就這樣

Ghost Assassin:政府分配資源,人民先挑

朋友:問題又來了.並不是所有東西都是能馬上分的.例如教育資源.兩家人合資僱用老師一家一半, 公平嗎?

Ghost Assassin:看情況
如果A家有一個小孩,B家有兩個,那麼一家一半就不公平了

朋友:那應該如何分?

Ghost Assassin:A家出三分之一,B家出三分之二

朋友:好的。老師說, A 家的比較蠢,B 家的比較聰明。教A 家的一個難過教B 家的二個。怎麼辦?

Ghost Assassin:讓A家負擔多數

朋友:A 家一定同意嗎?

Ghost Assassin:很可能不同意

朋友:所以命運自決, 最大問題是大家的命運不一致。如何才算一個圈裡的人?

Ghost Assassin:有共同的利益

朋友:一個人, 什麼都可以.共同的利益…. 好的.如何定義?A 家和B 家的小孩, 都是同一條村的小孩, 算不算共同利益?

Ghost Assassin:或者說共同的目標
例如天朝的反共人士,就是有著共同的目標,所以是一個圈裡的人

朋友:嗯. 現實你看見的

Ghost Assassin:我知道
現實很糟糕

朋友:他們互相罵其他反共的人, 比罵中共還多

Ghost Assassin:這一個大圈裡又有很多小圈子

朋友:先說回村子的教育.現實是很多村子都發現, 按村子成年人的人頭交稅, 合力僱用一個老師,而不去管那一家的小孩多少了.。而稅, 除了雇老師, 也拿來建公共的東西. 例如道路,水井。這其實就是政府。政府是命運共同體產生的東西

Ghost Assassin:這樣啊

朋友:而政府管的東西, 都是大家命運共同的東西。打不打井, 建不建道路。這是有關村子生存的東西。而不會去管A 家今晚吃什麼, B 家今晚做不做愛。用經濟學來說:gov’t exist, because there is public interest, and there is need for public goods.

Ghost Assassin:公域和私域,政府管的是公域

朋友:and gov’t is necessary evil。而問題又在於, 如何DEFINE 命運共同體.這又要從原始人說起.

Ghost Assassin:繼續吧

朋友:最簡單的definition, 就是一齊就能生存的, 叫命運共同體.一個小孩, 失去父母照顧, 很可能死亡.小孩和父母是命運共同體.有野獸來了, 一個人打不過, 一群人是命運共同體.如果有小孩的父母死了, 這群人不會去養, 就會導致面對野獸時不合作誰也不想做前線那一個, 因為顧忌家裡的小孩.這樣結果是, 選共同養孤兒的部落會壯大.,因為這樣fit for public interest

Ghost Assassin:符合公共利益
現在各國對於士兵家屬的特別待遇也是這麼來的

朋友:命運自決, 絕對不高

Ghost Assassin:但蘇格蘭和台灣又不是說沒有自己的政府
這兩者本身自治程度就是很高的

Ghost Assassin:真正應該命運自決的新疆西藏又因為極權的束縛無法自決,必須要先推翻極權才能再進行進一步考慮。香港也是一樣
不過,看來命運自決的確也和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一樣,都是基本人權

朋友:這又引伸成一個簡單的問題: 誰是自已人。

Ghost Assassin:相同的利益?相同的目標?

朋友:是呀.很難的.例如什麼人是香港人?

Ghost Assassin :有香港身份證的人

朋友:嗯。這是唯一practical 的做法.也是住民自決的定義用永久居留權做定義。菲律賓工人也有身份證

Ghost Assassin:所以我的中國人定義一直都是按國籍來的

朋友:但不算香港人
所以我的中國人定義一直都是按國籍來的
<<< 大問題是很多沒有居留權的說自己是中國人, 而有居留權的說自己不是中國人

Ghost Assassin:哈,是的。但如果按照思想來,那才是真的糟糕呢

朋友:又要言歸正傳。說到命運共同體, 又到了public interest 的問題,而這個命運共同, 又有程度之分.例如日本侵華, 那中國人被迫成為命運共同體

Ghost Assassin:沒錯

朋友:因為日本人很蠢, 用三光政策.

Ghost Assassin:這種時候也是愛國主義唯一能體現出正面價值的時候

朋友:要是日本人用滿州國那一套,而不是發動全面侵略, 華北和華東, 今天可能是日本領土。要是不面對外敵, 其實最容易成為命運共同體的, 就是同一地域的人

Ghost Assassin:是的

朋友:或說同一個城市的人。而絕大部份的人, 絕大部份的時間, 都停留在一個城市.

Ghost Assassin:的確

朋友:而對城市的public goods 就是命運自決的基礎。而由於提供public goods 的是政府, 所以對政府的選揀是public interest。而這也是一說命運自決, 就容易推到獨立的問題.

Ghost Assassin:獨立就是要成立自己的政府

朋友:蘇格蘭獨立, 也就是在蘇格蘭的那些城市的人, 把蘇格蘭當成同一地域.

Ghost Assassin:但蘇格蘭早就有自己的政府了

朋友:不想要倫敦人在頭上呀.

Ghost Assassin:好吧

朋友:為什麼倫敦人可以決定我的命運?為什麼北京人決定我台灣人的命運?

Ghost Assassin:台灣人現在的命運沒有被北京所決定吧

朋友:1945年就在台灣住的人, 被1945年後才來台灣的人決定了命運.

Ghost Assassin:台灣民主轉型成功之後,這政府就是台灣人自己的啊

朋友:1997年就在香港住的人, 被1997年後才來香港的人決定命運.

Ghost Assassin:這是的,因為港共政府不是民選的

朋友:台灣民主轉型成功之後,這政府就是台灣人自己的啊<<<<<<台灣今天的憲法, 是1945 年後才來台灣的人定的.也是1945年後才來台灣的人用槍強迫服從的.和香港人一樣.要是中共來, 比英國人管得還好, 那不會有反抗.KMT 來了, 和日本人一比, 太差了.那裡會服?

Ghost Assassin:那麼台灣需要一部新憲法
KMT還留下一大堆歷史遺留問題,也必須清算

朋友:那麼台灣需要一部新憲法
<<<<
這我說了好多次了吧.所謂的台獨就是重訂憲法

Ghost Assassin:而有些人說你在滅亡中華民國

朋友:台獨重訂憲法, 就代表今天的中華民國地圖(海棠葉那個)不存在.這就是滅亡中華民國.

Ghost Assassin:而愛國者們是在乎領土的,所以不干

朋友:對. 也就是和一些人吵,就會吵到台獨問題.命運自決, 就代表五色旗中華民國滅亡

Ghost Assassin:這時他們就會說你在幫朝廷,愛國者們就會說鼓吹自決是賣國

朋友:我幫朝廷什麼呢?

Ghost Assassin:朝廷也一直想滅掉中華民國啊

朋友:朝廷不是想滅. 是想吞併.而我的做法, 是令中共在法理上無法吞併台灣.住民自決是國際同識了.就像你自己都得出台灣要自己的憲法這一結論.

Ghost Assassin:是的

朋友:完全就是一步一步, 由一個人說起, 到家庭, 到部落, 到城市, 到經濟圈,這樣一步一步推出來的.就以兩個城市為例. 香港, 廣州

Ghost Assassin:如果中國是民主國家,台灣問題不會這麼棘手

朋友:如果要建一條鐵路聯糸兩地, 那就會有public / common interest

Ghost Assassin:實際上還是極權無法和身邊的民主國家共存導致的問題

朋友:或者兩個城市有合作項目, 會有common interest。你也知道歐洲一些國家, 比我們一個大城市還小.

Ghost Assassin:對

朋友:別說省了.廣東省有人口一億多, 都不知道是多少國家加在一齊了.

Ghost Assassin:天朝唯一從來不缺的就是人了

朋友:廣東省的人說廣東話, 這有什麼問題?

Ghost Assassin:沒有任何問題啊

朋友:偏偏說普通話的人說這是鳥語, 不文明.但不是明顯要吵架嗎?

Ghost Assassin:文明可不是隨便誰就能說是或不是的

朋友:我用什麼語言溝通也是命運自決吧.

Ghost Assassin:是啊

朋友:it is daily life.基本得不能再基本了。我希望我的孩子接受什麼教育,我希望能說自己認為是對的東西

Ghost Assassin:自由就是說2+2=4的自由

朋友:我希望能看我喜歡的電視節目。這都是命運自決。我希望能說自己認為是對的東西
<<< 這就是言論自由

Ghost Assassin:……所以自決權才那麼重要

朋友:我能辦報告訴別人自己認為是對的東西
<<< 這就是新聞自由

Ghost Assassin: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權,自決權也一樣

朋友:我能傳播和接受資訊, 就是資訊自由​​。命運自決 is daily life

Ghost Assassin:一點也不高大上

朋友:管理我的政府, 有沒有違反我的interest。有沒有妨礙我的自由, 有沒有管多了,管了不應該管的東西,有沒有越權,這就是我的政治權利,我能管理我的政府, 就是命運自決.

Ghost Assassin:終於明白了
有些人說什麼「台灣實際上已經獨立了」完全是錯的

朋友:其實我認為這些東西, 細心去想, 每個人都能想得到.五毛有一句: 歷史選揀了中國共產黨..

Ghost Assassin:這句話很好對付

朋友:沒錯. 1949 年是中共得民心.

Ghost Assassin:歷史經常改變選擇的

朋友:但我今天的命運, 為什麼是1949年的人幫我選揀?

Ghost Assassin:歷史還曾經選擇了秦始皇呢,還選擇了清政府呢

朋友:我的命運我自己選擇, 這有什麼疑問呢?

Ghost Assassin:更重要的是,靠暴力上台的政黨沒資格說「人民的選擇」

朋友:但很多人就是要別人替他選擇命運.

Ghost Assassin:有些人是害怕做決定的

朋友:請黨和中央領導人帶領我.

Ghost Assassin:我曾經見過不少這種人

朋友:這就是把自己的命運交給別人了.

諸位有什麼看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