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

「你可以說你想說的,別人也可以批駁你,這就是言論自由。你可以免於恐懼的說2+2=4,這就是言論自由。」

「你可以相信世界是由一隻幽靈創造出來的,你也可以認為世界不是由一隻幽靈而是由一團拉麵創造出來的,這就是信仰自由。你可以認為世界根本不是被創造出來的,這就是信仰自由。」

咱們翻牆黨千辛萬苦的翻到這裡,就是為了找一個能暢所欲言的地方,不是嗎?在牆內,咱們的言論自由被朝廷肆意踐踏,各種刪貼封號敏感詞還有查水表……唉,說多了都是淚啊!

雖然牆外不用擔心被刪帖封號敏感詞,但是朝廷也沒有放棄過踐踏翻牆黨的言論自由的努力:五毛黨(學名網絡評論員),這詞大家應該都清楚,很多人應該也碰到過。朝廷沒法命令牆外的社交平台刪貼封號,就採用僱傭大批五毛的手法來四處散發垃圾信息外加騷擾發佈真相的人,一是混淆視聽欺騙剛翻牆的人,二是降低社交平台的質量破壞正常討論。

不管是僱傭五毛還是刪貼封號,都是在踐踏言論自由,這應該很容易理解:朝廷一直在做的就是消滅真相,傳播謊言,五毛和刪貼封號查水表這些手段都是為這目的服務的。

但這又引發出了一個問題:五毛有沒有言論自由呢?或者說,如果某平台發現了五毛,然後對五毛進行刪貼封號處理,那麼是不是傷害了五毛的言論自由呢?

很多人認為五毛也有言論自由,反對對五毛進行刪貼封號處理。那麼,如果是這樣,那不就是在保護不自由了嗎?五毛的行為明明和刪貼封號敏感詞這些行為的本質是一樣的,都是踐踏言論自由的存在,那麼對五毛聽之任之不就是在縱容對言論自由的踐踏呢?

這裡不少人都很難想通,可以從兩個方面入手:

1,權利對等原則:我們每個人都有著與生俱來的人權,但是如果說哪個人做出了踐踏別人人權的事情,那麼他就自動失去了對應的人權。例如劫匪搶劫路人,旁人是可以用暴力阻止的,此時根據權利對等原則不存在「踐踏劫匪的人權這一問題」。

那麼類比到五毛身上,就好理解了:五毛本身幹著踐踏言論自由的事情,那麼自然就自動失去了言論自由,此時大家對五毛刪貼封號就不存在「踐踏五毛的言論自由」這一問題了。

2,五毛是拿錢發帖的,這實際上不是言論,而是一種廣告行為(拿錢給朝廷做廣告),自然也沒有言論自由這一說了。對於虛假廣告,很多國家的處罰都是很嚴厲的,刪貼封號都算是輕的了。

說完了五毛,再來看看很多人的一個誤區:要尊重別人的意見,不能去反駁批評。

「這話太扯了好吧?如果這話成立,我們是不是要尊重真理部的那些謊言,不能指出真相?這樣不是在製造一言堂嗎?」

多數翻牆黨都能夠很輕鬆的這樣反駁出來,可是……「要尊重別人的信仰,不能去反駁批評」

「啊,的確如此,信仰自由嗎,要尊重別人的信仰,沒錯啊!「這是很多人內心的真實想法,很多人都是這樣的。

我想問:既然你們能夠明白不准批評別人的言論是在扯淡,是在踐踏言論自由(朝廷不就是不准別人批評嗎),那麼為什麼把言論換成信仰,一個個就都想不通了?

大概是因為諸位都能明白言論是有好有壞的,好的要肯定,壞的要批評;而很多人卻覺得信仰都是好的,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所以一個個開啟了偉光正模式。

首先什麼「信仰是好的,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純屬扯淡,這麼認為的人請自行補習中世紀曆史和殖民史,看看那些虔誠的基督徒都做了些什麼爛事,順便關心一下現在這些穆斯林國家的人權狀況有多麼糟糕,以及看一下聖經和古蘭經全文,看一下那「殺死所有不信道者」的教義。看完之後,相信沒人會認為一神教是好的了(不要扯什麼「不是真正的教徒干的」之類屁話,朝廷還說那些貪官污吏「不是真正的共產黨員」呢)。

那麼,該不該批評那些主張不包容的信仰?或者說該不該包容不包容?

很多人又開始抽風了,認為根據信仰自由原則,應該包容主張不包容的信仰。

還是從兩個方面入手:

1,根據之前提到的權利對等原則,每個人都有信仰自由,但是那些堅持著主張不包容的信仰的人是一定會去而且正在踐踏其他人的信仰自由的(看看穆斯林國家和中世紀就明白了,那裡的人們無法選擇信仰,異教徒和無神論者一直被殘酷迫害),那麼,他們就失去了信仰自由,任何人都有權去阻止他們的行為並禁止他們傳播主張不包容的信仰了: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自己的信仰自由,此時禁止他們宣揚信仰沒有「踐踏他們的信仰自由」這一問題。

這裡特別要說明一下:如果對不包容的信仰聽之任之,那麼最終包容就會不復存在。就像我前面提到的,主張不包容的人一定不會包容身邊的不同信仰,如果聽之任之,那麼結果就是不同信仰者都被主張不包容的人吞噬掉,最終主張不包容的人成功建立了一個統一思想的地獄出來(歷史上這種先例太多,中世紀歐洲國家,現在政教合一的穆斯林國家,納粹德國和共產國家,都是主張不包容的人建立的地獄)。

德國禁止宣揚法西斯主義,東歐前共產國家禁止宣揚共產主義,以及很多歐美國家禁止宣揚種族歧視等鼓吹仇恨的思想(鼓吹仇恨的實質就是不包容),依據就是「不能包容不包容」。

2,批評別人的信仰是一種言論,這是受言論自由保護的,不是嗎?要知道言論上的批評和行政法律力量的強制完全是兩回事,我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混在一起,認為批評宗教就等於踐踏信仰自由,純屬扯淡!「我可以說我想說的,同樣你也可以,這是言論自由。」宣揚信仰和批評對應信仰都是言論(這裡的信仰不包括前面提到的主張不包容的信仰,主張不包容的信仰的人同時侵犯了其他人的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那麼自己也就失去了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了),都享有言論自由。

最後給依舊想不通的人留一個問題:現在有一個幽靈教,教義是「殺死所有嚷嚷著尊重信仰的人」,崇拜一個這麼說的幽靈神,請問,應不應該尊重這一信仰?

Ghost Assassi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