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九月 2015

我對世界的一些看法

我對世界和生活的一些基本看法,也談不上三觀不三觀,算是我私人看待世界的一種態度和傾向吧。

總體來說,我覺得我的生活習慣是比較中國化的,思維習慣是比較西化的,這個不僅是我自己的感覺,認識我的一些朋友大多也這麼評價我。這個我覺得可能跟我青少年時代的閱讀經驗有關,也和我的性格有一定關係。

我相當強烈地相信平等和自由的價值。但是當平等和自由發生衝突的時候,我並沒有絕對的排序,認為自由高於平等,或者平等高於自由。我會就事論事地權衡,這個可能和我得理工科經歷有關,因為在工程上,我們往往會想同時』得到各種的好處,當這些好處沒法同時最大化時,就需要加以權衡取捨。這在工程上是最常見的現象,所以可能對我的思路有影響。

我沒有很強烈的民族情緒,也沒有很強烈的愛國精神。我並不敵視人類的集體歸屬感。這是一種生物本能,而且我也有,只是程度上不是很強烈而已。

比如我對中國肯定有對其他國家沒有的特殊感情,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是愛國。但我並不覺得這是一種特別值得驕傲的情緒,當然也談不上可恥。只有當一個人為了愛國而做不正義的事情時,才是可恥。

我會盡自己對這個社會的責任,比如交稅,比如被入侵時候參軍作戰。但是如果中國和其他國家打仗,而我又覺得中國不對,那我就會反對它。如果我覺得中國是對的話,我就會擁護它。

我也從沒有為我是中國人而自豪,也沒有為此而羞恥。自己生在那兒是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為這種事情驕傲或者羞恥都很傻。

我從沒有為國旗升起而激動,而且由於某些政治原因,我並不喜歡那面旗幟。

我認為中國人比中國這個概念重要。比如一個極端的例子,如果中國分裂而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因此幸福,那我就主張分裂。如果它分裂會讓這塊土地上的人痛苦,那我就反對分裂。

我認為政治觀點並不太重要。人的生活有各個方面。比如一個人如果特別喜歡毛主席,我會因此對他有負面看法。如果他是網上的陌生人,我可能會嘲笑他。但是如果他是我的熟人或者朋友,我會儘量忽略這一點,不提這個話題。

我討厭威權。我討厭對人劃分等級。我很討厭」分「這個概念,因此我不喜歡儒家。雖然和法家相比,我覺得儒家更有人性,但是它對人基於身份的約束規定我無法接受。

如果你的國家虐待你,你有權背叛它。如果你的父母虐待你,你有權不認他們。「XX終究是你的XX」,這是很討厭的話。我痛恨一切把人置於受虧待卻無法反抗地位的道德。

我極度討厭」你是什麼什麼,所以你應該如何如何「。比如性別。有人說你是女的,所以應該溫柔賢淑。這是屁話。我極端討厭這種論調。沒有什麼是應該的。你自己塑造自己。你是女的,你依舊可以強悍,你是男人,你依舊可以溫柔。品德是沒有性別和種族的界限的,比如無論男女都應該勇敢。

我覺得中國的男權問題非常嚴重。根本不存在女權過度的問題。

我對日本有偏見。我不喜歡它。這一方面是因為它進攻過中國,殺過中國人,一方面是我從閱讀裡感覺日本文化裡等級觀念很重。我接受不了任何等級觀念重的文化。但是也許我的瞭解是一種錯誤的偏見。

我不相信文化相對主義。女人蒙面就是不對的。童婚就是不對的。割禮就是不對的。文化沒有那麼神聖,能免於被問責。

如果一個人能夠自由接觸到A,B兩種文化,能夠自由選擇進入哪個文化,這個時候談文化相對主義才是合理的。否則的話就是拿弱者開玩笑。

我喜歡美國。原因很簡單,美國的主流價值觀,比如民主、自由、平等、法治,都是我相信的。它是個國家,當然有自己的利益追求,有私心。但是作為一個社會,我喜歡它。

比如美國歷史上殺了很多印第安人,這就是不對。不對的就是不對的。喜歡美國和相信它是天使,這是兩回事。但因為美國不是天使,就說自由民主都是騙人的,這不是憤世嫉俗,這是傻逼。

我對基於金錢或者權勢的勢利相當敏感。不知怎麼,說到這個,我想起了一件事,我記得在書上看到過一段,周恩來有次對江青還是誰有意見,就故意訓斥他的服務員,做樣子給江青看,事後向那個服務員道歉,說我不是衝你。然後有人就評論周恩來有政治智慧云云。我對倒不是說周恩來本人如何如何,那個環境下可能他已經算是那些人物裡格外有禮貌的了。但是這種行為還是引起我本能的反感。我完全接受不了誰訓斥一個人給另一個人看,不管雙方是什麼地位。這其實真的很惡劣。

生活方面,我絕不會教育孩子孝道。我希望孩子愛我,不希望她孝順我。

我會告訴孩子,她結婚以後,生活中最重要的人就是她的老公和孩子,而不是我和媽媽。

出軌是不對的。但是如果夫妻雙方都同意給予對方性自由,這沒有什麼不對。出軌之所以不對,不是因為婚內貞潔,而是因為不平等和欺騙。

我人到中年,有很多害怕失去的東西,所以無論我對這個社會有多不滿意,我也希望它慢慢改好,而不希望有斷層式的革命。

但是這並不由我控制。

我討厭玄學,討厭亂力怪神的東西。

我討厭復古,因為我覺得古代還不如現在。

我喜歡讀古書,因為覺得能知道千百年人的事情和想法,是很神奇很有趣的事情,但是我討厭國學,因為它喜歡聖化自己。而且古代的學問說穿了,對現代人並沒有多大用處。現在那些國學家基本都是騙人的。

隨筆寫幾句,還有很多看法,但是以後再說吧。

押沙龍

你也許比你想像中邪惡

We live in Everyday Evil

我們傾向於用「光環」或「邪惡」的框架去評價我們遇見的人。這種傾向是可以理解的,就像我老師說的,

Extreme is simpler. It is more predictable with less uncertainty. Somewhere in between will be harder. To tolerant uncertainty can be painful for most people.

極端化是更簡單的。如果世界非黑即白,一切都將更加容易預測(好人做好事,壞人做壞事),不確定性也會更低。灰色地帶是更加困難的。對大多數人來說,忍受不確定性叫人痛苦。

因為這樣,我們希望把世界上的人簡化為「好人」和「壞人」。然而這顯然是有問題的。送上兩個quote:

「那時我還不瞭解人性多麼矛盾,我不知道真摯中含有多少做作,高尚中含有多少卑鄙,或者,即使在邪惡裡也找得著美德。」

——毛姆

「心靈就是相反衝突決鬥、競爭的場所。或者用非動力論的名詞來表達,是由相反的傾向組織而成。一個特殊傾向的出現,一點也不會排除其相反的傾向的存在:兩者是可以並存的。無論你怎樣喜愛簡略,你無法否認這種複雜的真實性。」

——弗洛伊德

心理學教授Delroy Paulhus一直致力於研究日常生活中人的邪惡面,他問到:「為什麼有些人會從殘忍的行為中獲得快感?」「為什麼有些人會毫無原因地故意傷害別人?」「這些人離我們有多遠? 」以下是他的一些研究成果:

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也有「黑暗三角」

心理學中把三種人格特質稱為「黑暗三角」。它們分別是:

自戀 Narcissists:自私、虛榮、以自我為中心

馬基雅維利主義 Machiavellianism:喜歡冷酷地欺騙和操縱他人

心理變態 Psychopathy: 易衝動、冷漠無情、情感封閉,缺乏共情、羞恥、內疚等感情

經過十餘年的研究,Paulhus發現這三種特徵是高度關聯的,有時完全一致。自戀的人往往也表現出喜歡操縱他人、以及冷漠無情的特質。

Paulhus發現,不僅僅是那些殺人犯的人格中才會有這樣的特質。很多我們身邊的人:在學校或辦公室中喜歡欺凌別人的人、好爭辯的人、甚至一些警察、政治家,人格中都有這樣的黑暗三角。

人們在每天的社會生活中管理著自己這些邪惡的部分,能控制住自己,不讓自己陷入麻煩。但是這些黑暗的特質還是會露出馬腳。

比如,在一些實驗中,Paulhus編造了一種物體,自戀水平高的人立刻就表現地自己好像非常瞭解這個東西,還會因為其他人挑戰他們言論的權威性而不快。這種行為被稱為「過度辯護」,是自戀者用來提升自我形象的一種常用手段。這樣的人,相信我們每個人身邊都有,甚至我們自己也都有過這樣的時刻。這種特質,和殺人狂的自戀特質差別並不大。

在Paulhus的實驗室中,很多「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放開了自己,表現出了讓他驚訝的誠實。他們非常坦率的承認,「我就是喜歡欺負那些好欺負的人」,「你如果告訴我你的秘密我一定會說出去」。

研究團隊們設置了一個電腦遊戲,讓參與者有機會「懲罰」他們的競爭對手,即在對方的耳機裡放超大聲的噪音。懲罰不是必須要進行的,事實上,要想懲罰對手,還需要完成一些無聊的工作才能獲得這種懲罰的權利。結果顯示,「人們不僅願意去懲罰,懲罰還成了一種獲得快樂的動力,他們甘願付出更多的努力,做很多無聊的工作,只為了能夠去傷害別人。」關鍵在於,他們對他人的行為並不能為自己帶來任何收益,只是從中得到了快感。

Paulhus因此提出了一個概念,「日常施虐」(everyday sadism)。這些潛伏在我們身邊的日常施虐者們,很大方地承認,給他人施加痛苦僅僅是因為這會讓自己快樂。

所以假如你非常困擾,你身邊的某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你,真的有可能,「能夠傷害你」這件事本身就讓ta覺得快樂。這不是說Ta就是一個壞人,而是Ta即便作為一個好人,也可能存在這樣邪惡和黑暗的一面。

什麼樣的人黑暗特質更顯著?

黑暗特質水平高的人在實驗中表現出,他們對愉快行為的情緒反應比較不明顯,也就是說他們不太容易覺得開心,所以,他們希望進行殘忍的行為,其實是為了打破情緒的麻木狀態。

Paulhus的研究還發現,更容易對伴侶不忠,或經常考試作弊的人,表現出更明顯的「黑暗三角」特質。

此外,黑暗人格顯著的人通常會更具備成功的動力和自信。這些人的動機明確,為了達到目的,他們可以排除情緒的干擾,做到必要的冷酷,同時他們仍然能相信自己是崇高的。「比如作為首相,你不能總是傷春悲秋,有時你的確需要走捷徑、傷害他人,為了崇高的事業而變得骯髒。」

Paulhus最新的研究方向是道德馬基雅維利主義(Moral Machiavellianism),我們身邊不乏打著道德的旗幟行邪惡之事的人。 而這種做法卻可能幫助這些人獲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許多政治家都是這樣的例子。

研究還發現,「黑暗三角」特質明顯的人往往很具有性吸引力。「黑暗三角」得分高的那些學生有更多的性伴侶。這可能是因為他們對短期交往更感興趣,而不願投入穩定的感情。

黑暗人格顯著的人還往往是夜貓子。利物浦大學的Minna Lyons和她的學生發現,那些經常熬夜的人們,在黑暗三角中的得分也較高。

他們通常還熱愛冒險(心理變態者的特徵),有著更強的操縱慾(馬基雅維利主義的特徵),或更希望別人來關注自己(自戀者的特徵)。

Paulhus表示,黑暗人格顯著的人也容易成為網絡暴力的實施者。「他們會成為網絡上的日常施虐者,是因為在網上可以找到那些供他們傷害的人。」一項對網絡上進行惡意評論的人的調查發現,這些人的「黑暗三角」得分都很高,傷害別人而取樂是他們的首要動機。

Paulhus致力於研究所有這些有關善良和邪惡之間的二元觀點。他承認自己的行為也有邪惡的一面,例如他喜歡觀看綜合格鬥這種暴力的運動。這本身也是說明了人性的複雜和矛盾。他認為自己的邪惡面讓他能夠在一個很合適的位置上來細探人的黑暗面。

Paulhus的研究已經獲得了警方和軍方的關注,他們擔心的是,一些黑暗特質顯著的人會去主動選擇那些可以傷害他人的工作。他們希望和Paulhus合作,來解釋為什麼有些為社會作出貢獻的人也會濫用職權傷害他人。

馬斯洛需要層次理論(七層說)

亞伯拉罕·哈囉德·馬斯洛 (Abraham Harold Maslow 1908.04.01-1970.06.08),美國社會心理學家、比較心理學家,人本主義心理學(Humanistic Psychology)的主要創建者之一,第三代心理學的開創者,猶太人。

需求層次論

馬斯洛的人本主義心理學思想,主要載於他 1954 年出版的《動機與個性》一書。惟他所指“動機”一詞,並非如一般所持“動機是促發行為的內在力量”的說法;他所說的動機,是指人性本質中的善根。動機像一棵大樹的種子,在長成大樹之前,種子之內已蘊藏了將來成長為一棵大樹的一切內在潛力。人類的動機也就是個人出生後一生成長發展的內在潛力。因此,馬斯洛的動機理論亦即其人格發展理論。馬斯洛在該書中,將動機視為由多種不同性質的需求所組成,故而稱為需求層次論(need – hierarchy theory)。1954 年他在書中將動機分為 5 層:生理需求(ps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愛與歸屬的需求(love and belonging needs)、尊重需求(esteem needs)、自我實現的需求(self – actulization needs),1970 年新版書內,又改為如下之 7 個層次:

1.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指維持生存及延續種族的需求;

2.安全需求(safety needs),指希求受到保護與免於遭受威脅從而獲得安全的需求;

3.隸屬與愛的需求(belongingness and love needs),指被人接納、愛護、關注、鼓勵及支持等的需求;

4.自尊需求(self – esteem needs),指獲取並維護個人自尊心的一切需求;

5.知的需求(need to know),指對己對人對事物變化有所理解的需求;

.6美的需求(aesthetic needs),指對美好事物欣賞並希望週遭事物有秩序、有結構、順自然、循真理等心理需求;

7.自我實現需求(self – actualization needs),指在精神上臻於真善美合一人生境界的需求,亦即個人所有需求或理想全部實現的需求。
各層需求之間不但有高低之分,而且有前後順序之別;只有低一層需求獲得滿足之後,高一層的需求才會產生。但仍然有可能出現意外。例如:創造性的人的創造驅力;比任何其它需要都更為強烈,也有些人的價值觀和理想是如此強烈。以致寧願死也不放棄他們。

七層需求分為兩大類,較低的前四層稱為基本需求(basic needs),較高的後三層稱為成長需求(growth needs)。基本需求有一共同性質,為均系由於生理上或心理上有某些欠缺而產生,故而又稱匱乏性需求(deficiency needs)。 較高層次的需求是後來才發展出來的,就像生物的進化一樣; 需求的層次愈高,其完全存在的可能性較低,這種需求容易消失,同時相伴的酬賞延遲也較沒關係; 生活在高需求層次的人意味著其物質性的事物較充分,較長壽,較少生病,睡得較好,胃口較佳; 高層次的需求強度較弱; 高層次需求得來的滿足是較為主觀的,如非常幸福,心情十分平穩,內在生活非常富裕等; 當個人的環境(經濟、教育等環境)較好時,個人較易滿足高層次的需求; 當個人滿足其高層次需求之後,個人愈可能接近自我實現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