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訓不止一本帳

暑去秋來,又到開學軍訓時。大陸高校的軍訓至1989年成全局規模,時間一週至一月。更有北大復旦以文科出名的綜合性院校,由於在1989年的事件中同樣出名,連續幾屆的新生,被強制離校軍訓一年,而當時的士兵服役才兩年。

繼高校推廣軍訓後,其他學校、機關、企業紛紛倣傚。軍訓可不像上街反日遊行、封堵家樂福大門那麼簡單。除了和軍隊直接聯繫外,很多都是和當地屬於黨政單位的武裝部聯繫,由其介紹安排部隊或預備役、教官或士兵、場地和器械等。最近湖南一中學的學生和教官發生群體性衝突,就是當地武裝部派人到學校軍訓時,管訓不當引起的。

軍訓當然不是免費的,這裡面涉及到人員、場地、交通、住宿、服裝、設備、科目等一系列費用。就是人員還有校方的師生、政府的教育官員、武裝部官員、部隊官兵等環節,各種花費和權力尋租的空間很大。8月28日東網東步亮文章「軍訓『繁榮』緣於背後有腐敗產業鏈」,提到很多軍訓都是由社會上的公司組織,背後有一條從學校、公司到軍方共生獲利的產業鏈。這些組織軍訓的「教育服務公司」,為了讓學校把每年學生的軍訓交給它,要給校長和經辦人送錢,要考慮和學生收取軍訓費時有利可圖,使用軍方的場地營房,也需要付費和人員「慰問」。由於軍訓的學生很多,且每年都有,因此軍訓產業的營業額大而穩定,供各方瓜分。

軍訓肯定有本經濟帳。就像當年文革停課鬧革命,時間一長,城市不能提供就業崗位,也不能養活這些無事可幹的青年人,就驅使到農村上山下鄉、插隊落戶,轉移經濟矛盾。但軍訓像插隊一樣,顯然不止一本經濟帳。

由於「知識越多越反動」,插隊是用農民改造知識分子,用公社集體化的艱苦勞動,來取代城市裡複雜多樣的生產創造。而軍訓則是用軍人來改造學生,用本質上好勇鬥狠的反智主義,來壓制學習思考的知識比拚,用整齊劃一、強調服從的集體主義,來取代個性差異、多元創造的個人主義。

如果是職業軍人,專門軍訓能夠理解。但是這些受訓的學生是軍人嗎?或者說一個國家需要這麼多軍人思維、軍人方式、軍人教育嗎?而且這種以踢正步、疊被子為主的軍訓,對學生到底有何意義?學校難道沒有體育課嗎?正常的家庭教育和社會生活,不能培養人的疊被穿衣走路嗎?

顯然軍訓還有一本政治帳,那就是強調服從、盲從,用體力的勞累僵化,來消磨腦力的思考質疑。除了整齊劃一的體能訓練,軍訓還有兩類文化課。一類是政治思想和革命傳統教育,講黨如何指揮槍,軍隊如何服從指揮,從戰爭年代的雪山草地、英勇內戰,講到改革開放的保駕護航、永不變色。另一類是軍事理論課。但是根據本人作為學生和帶隊老師的多次軍訓體驗,就現代軍事知識來說,基層的軍官和士兵,還不如多數大學生和普通的軍事愛好者瞭解得多,講的都是老生常談的戰爭故事、真假摻雜的段子演義、武功和意志、服從和犧牲。講者不斷冒出粗話、狠話,聽者動輒喊號唱歌,紅色歌曲。

作為政府強制推行的有學分要求的大學軍訓,以及問題更多的中學軍訓,背後顯然有本政治和經濟帳,儘管在收費組織時會有另一套說辭。家長也希望軍訓能給孩子帶來一些作風和生活方面的變化,但是短暫的軍訓過後,這種變化真的能發生、能持久嗎?

根據我的親身體驗和這麼多年對學生的觀察,回答是:N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