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本清源——祖國和香港誰欠誰?

現在祖國和香港人民的矛盾日深,於是有人刨根問底起來。很多大陸人都認為香港人吃大陸的,喝大陸的,還反抗大陸,真是不知好歹。比如有篇熱帖《香港,祖國欠你什麼?》就是一個例子。一看而知,文中充斥著各種錯誤。但是最重要的,就是從一開頭就錯了。

首先,從一開始,祖國就對不起香港!

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上面的幾千名原居民祖祖輩輩是安分守己的中國人。但在170年前,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一下子突如其來地變成了英女王的子民,被碧眼金發的「鬼佬」統治,成為祖國的棄民。祖國為什麼要拋棄這些忠實的子民?其目的自然是為了阻止英國的進攻,換得祖國人民的和平。香港人的犧牲換來了祖國的和平。那麼,是祖國對不起香港?還是香港對不起祖國?

如果說,在割讓香港的時候是相對和平的,香港人並沒有付出太大代價,那麼19世紀末,租讓新界時,新界人所付出的代價就大得多了。新界面積廣大,並非小小一個港島可以比擬,這片土地上有成熟的傳統華人農村社區和結構。當時,英國人只不過對中國政府加以口頭上的威脅,中央政府甚至連象徵性的反抗也沒有,祖國就忙不迭地把諾大的新界出租給英國,為期九十九年。新界人就如前香港人一樣,一下子變成了「鬼佬」統治下的「二等公民」。
和割讓香港時不同,新界租讓過程中充滿著反抗。那就是著名的六日戰爭:以鄧氏為首的鄉紳領導原住民鄉勇進行對港英政府進行反抗,英國出動警察、英軍和甚至啹喀兵進行鎮壓。戰時為期六天,鄉民死亡人口達數百。這對當時新界的人口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比例。

中國租讓新界,事先並沒有和新界居民商量,也絲毫沒有考慮新界人的意願。六日戰爭反映了新界居民對這種轉讓是極不情願的。因此,出租新界,完全是為了維護中國的和平而出賣了新界人的利益。新界人的犧牲是為了祖國而作出的犧牲。那麼是祖國對不起香港,還是香港對不起祖國?

更有甚者,有證據顯示,新界原居民的反抗是新安縣官員所鼓動的。惟在六日戰爭期間,原居民所期盼的幫助卻無影無蹤。新安縣的官員理應知道,在條約已經簽訂的情況下,原居民的反抗改變不了新界成為港英治下一部分的現實。因此,從種種跡象看來,新安縣官員僅僅是為了給英國人製造一些麻煩,而根本不是為了幫助他們抗英。就是這種祖國官員不負責任的輕率所為,直接導致了多達數百人死亡的慘劇。

(其實,可以類比的事件還有台灣。當初中國割讓台灣是為了避免日本進一步進攻中國。台灣人的犧牲,完全是中央政府自私的出賣,他們的犧牲換來了祖國人民的和平。因此,同樣也是祖國對不住台灣,而不是台灣對不住祖國。這裡就不細說了。)

祖國在沒有向當地人諮詢的情況下,不顧當地人的反對而割讓香港,以致香港人民遭受外族統治,甚至被血腥鎮壓。這是祖國的原罪。

有種比喻說香港回歸是兒子回到母親的身旁。根據這個比喻,我們要慶祝回歸之餘,其實更要對當時狠心的母親拋下幼子進行深切的反省和謝罪。儘管可幸的是,幼子在養母的撫養下生長得比絕大部分在親母下長大的孩子還要出色,但這種反高潮的結果並不能掩蓋當初棄子的原罪。可惜,祖國的歷屆政府都忙於指責前任「喪權辱國」,至今沒有對香港的原住民做出任何道歉。

其次,香港在戰後為祖國作出巨大的犧牲。

在二戰之後,香港就成為了大陸難民人的避難所。從1949年開始到回歸之前,出於眾所周知的原因,香港出現了多次避難潮和偷渡潮。在1945年,香港僅有人口50萬,到49年,由於大陸變天,大批人逃難到香港,香港人口驟然增加3倍。香港突然變成一個大規模的難民營。在1950到1981年之間,因為歷次的政治運動,從大陸偷渡到香港的人口高達200-250萬。香港的人口因此再次倍增。很多人如果不是能夠被香港收容,將會在大陸失去生命。比如諾貝爾獎獲得者崔琦就是其中之一。

這些人口大部分是貧困人口,他們的流入,驟然降低了香港的人均生活水平,極大地增加了香港的社會負擔,影響了香港的治安和居住環境,以致香港長期處於戰後的蕭條之中,直到70年代才有好轉。有研究指出,戰後香港一度成為一個貪腐社會,和大量難民人口的湧入有密切關係(因為他們對腐敗的容忍力強)。顯然,香港為大陸付出了社會發展緩慢的巨大犧牲。

再從另一個角度看,正是這些剛剛從中國逃離的新移民而造成的人口結構的改變減緩了香港本土意識的發展,使戰後香港錯失了如同其他英國殖民地比如新加坡那樣走向民主、自治甚至自決命運的良機。這對香港歷史影響重大。

在1950-80年代之間,中國對香港的經濟意義極小,因為由於中國自己的封閉以及國際禁運,經香港來往中國的傳統轉口貿易比之前大幅下降。這種與中國經濟脫鉤的狀態,反而促進香港轉而發展製造業。靠著獅子山下的精神,香港製造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國際品牌。這導致70年代香港經濟的飛躍。而這時期內香港作為中西方交流的唯一窗口,對大陸反而意義重大。比如韓戰時的西方重要物資(比如必不可少的醫藥),都是經香港走私到達中國的。

第三,改革開放後,香港進一步為中國發展提供動力。

改革開放後,香港和大陸走在互惠共贏的道路上。香港資本在珠三角的大量投資,是中國特別是珠三角發展的巨大初始動力。如果不是香港的資金和技術(包括管理)的轉移,珠三角在80年代無法迅速崛起。當然,同時,香港人也在大陸獲得了很大的回報。這難以說那方面更加得益。
但是在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看到,除了在正常的經濟交往之外,香港人也在其他方面為大陸作出了很大的額外的貢獻。首先是很長一段時間內,香港人給大陸的親戚提供了很多金錢和物質上的支持。儘管從微觀上說,這都是出於親情的個人選擇,但是從宏觀上說,這是一種長期單向的資金流入。其次,香港人為大陸所造的慈善事業多不勝數。香港的富豪如李嘉誠霍英東邵逸夫等無償捐助的各種款項對中國各種公益和公共事業的發展有目共睹。而港人在各種國難時的傾力資助也令人難以忘懷。比如華東水災,香港在短短十天內就籌集了4.7億港元的善款。要知道,同期中國通過聯合國所收到世界各國的捐贈才5000多萬人民幣。第三,香港人在內地的經濟活動,比如買房和購物也直接帶動了當地的經濟的發展。和現在的大陸水貨客引起很多香港人的負面情緒不同,當時港人的北上置業和消費是受到極大的歡迎和鼓勵的,很多珠三角的樓盤在一開始就是以港人為目標,港人的北上消費其程度也從來沒有到達影響噹地人生活不便的程度。值得指出的是,這種發展是以部分香港人的痛苦為代價的,這就是困擾香港婦女多年的包二奶問題。

第四,所謂大陸對香港的優惠大都似是而非

《香港,祖國欠你什麼?》中談及「祖國對香港做了些什麼」,基本集中了各種祖國對香港的「優惠」。但絕大部分都是似是而非的。在此逐一分析:

「1、在政治上很講信用。」作為一個泱泱大國的中央政府,講信用是應該的,不講信用是不應該的。儘管講信用值得肯定,但是把講信用作為一個「優惠」指出來,本身就是莫名其妙。何況,中央是不是對香港如同文中所言的講信用有很大爭議。比如,中央承諾的普選就被廣泛認為是不講信用地搬龍門,變成了中國特色的假普選。

「2、在財政上不用繳稅。」這是基本法規定的一部分,也是原先已經答應的事。何況,中央不向香港收稅的同時,也沒有向香港進行類似北京和上海等地所做出的國家的投資。

「3、在發展上特殊保護。」這是少數有點道理的論點。回歸之後,香港確實壓制了很多珠三角城市的發展。但也要考慮到香港自己獨特的不可替代的優勢,也是導致國家扶持的原因。

「4、在貿易上免稅通關。」事實上,作為自由港,香港讓大陸免稅通關的項目多得多。再說,儘管回歸了,香港在貿易的問題上,也沒有能夠和內地城市一樣完全自由流通,免稅的僅僅限於273種產品。而這些項目,很多本來就是中國入世之後的承諾。

「5、在旅遊上全民支持。」 內地人往香港旅遊,不是中央政府大力推動的結果,而是中央政府放鬆限制的結果。內地人願意到香港旅遊購物,不是內地人有犧牲精神,無私為香港GDP作貢獻,而是因為香港的商品價格低廉,質量保證。大陸旅遊人次超出了香港的承受能力,正是造成陸港矛盾激化的根源之一。

「6、在經濟上甘當後盾。」一個經常被大陸提及的「例證」恐怕是97年的金融危機,中國在口頭上表達對香港的支持。但事實上,香港擊退金融大鱷,完全是靠本地的資源,沒有用中國一分錢。其他的所謂後盾,其實不過是經濟上的互惠互利。

「7、在民生上優先照顧。」論據不外乎是香港從中國進口水、食品和電力等等。把貿易來往說成是「照顧」真是荒謬之至。香港從中國進口這些東西不是免費的,而是根據市場價格購買的,其中水的費用還明顯高於市場價格。中國也從其他國家進口這些東西,比如從沙特進口石油,從美國進口大豆,從泰國進口大米,這些是不是沙特、美國和泰國對中國在民生上優先照顧?一個諷刺性的事實是,現在不是大陸把「奶源源不斷地送到香港」,而是香港把奶(通過水貨)源源不斷地送到大陸。

「8、在國際上高度尊重。」這個論點是說中國允許香港參加國際事務。但這本來就是中英聯合聲明規定的事,在港英期間,香港也有這種權利。這裡再次把守信用說成是一個「優惠」。

可見,除了個別的論點是有道理的之外,所謂中央給予香港的「優惠」,不是本來就在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之中就明確規定的,就是經濟來往中正常的互惠互利,根本談不上什麼特別的額外優待。但是在一片浮躁的「嗯客」心態下,所有這些正常的事情都被可笑地看作是大恩大德。

祖國和香港,誰對不起誰?

一塊土地,以及其上的人民,並不是一件物品。中國主權內擁有香港和香港人,並不意味著中國可以把這片土地和上面的人民視為隨意處置的寶物。中國為了大陸人的和平,在19世紀裡三次把香港九龍和新界通過不同的形式割讓給英國,卻從來沒有理會香港人民的意願,讓香港人承受巨大的痛苦,這是香港人為中國大陸人付出的巨大犧牲。一個不能守衛領土和子民的中央政府,對中國來說無疑是一項羞恥,但是對香港人來說,這更是一件罪行。香港回歸中國,固然是一個洗刷百年恥辱的時刻,但更加應該是一個開始贖罪的時刻。

從這個意義來說,即便中央給予香港一些特殊的額外優惠,也不為過。而一國兩制,讓港人可以繼續自己的生活方式,馬照跑舞照跳,承諾「河水不犯井水」,至少在我看來,這僅僅是最起碼的要做到的事,而不應該視為一種恩賜,更何況,當時還有為台灣作示範的考慮。在80年代香港問題談判之際,中英都本理應仔細聆聽港人的意見。惟中國拒絕讓香港人登上談判桌,讓港人無法正式地發出自己的聲音。在基本法起草過程中,內地草委又把持了起草的大權。缺乏經驗的起草委員會和中國人大所制定的基本法的條文錯漏,帶來了一系列關於港人身份的訴訟,成為引起最先激化陸港人民矛盾的雙非兒童的根源。

新中國成立之後,香港更是為祖國作出了巨大的犧牲。最為矚目的就是她出於人道主義,相當主動地接收了多達數百萬因為各種原因來到香港的大陸人。這些原大陸人後來固然為香港作出不可磨滅的貢獻。但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如果沒有香港的接納,都可能會得到截然不同的人生結局。為了接納這些難民,香港社會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包括貧困、住房、缺乏凝聚力、延緩社會改革和進步、甚至錯失自決的機會。被說成是香港歷來最龐大的國際人道救援行動的越南船民問題,困擾了香港幾十年,但其總人數不過區區二十萬。可想而知,幾百萬人湧入香港,對香港有什麼影響。要深究起來,香港接收幾百萬大陸難民和偷渡客,才是更大的人道主義救援行動。當香港在70年代崛起之後,除了各種形式的投資之外,香港人又以巨大的熱情通過各種方式資助留在大陸的親友,以及通過捐贈和慈善事業無償援助大陸人民。港人對大陸的幫助是有目共睹的。

一些不明就裡的內地人對香港人多持負面的態度,在他們的眼中香港人是不知好歹的白眼狼,佔了大陸便宜,還要「反大陸」。以上已經分析過了所謂「佔大陸便宜」都是不實之詞。現在再來分析一下香港人是否「不知好歹」。

內地人對港人的負面態度的一個來源是對中國最常見的地域歧視的正常反應。以前香港富有,內地貧窮,確有不少港人以負面的眼光看待內地人,這無疑是值得批判的。但考究起來,這和上海人看不起鄉下人,廣東人看不起北方人,北京人看不起外地人都是一樣的,並無本質上的不同,無須特意誇大。而現在隨著內地經濟發展,反而是內地人看不起香港人(比如叫港燦)。但在其他很多方面,港人還是有著一些基於一國兩制而優越於內地人的生活素質(比如自由與法治)。這也不可避免地引發複雜的心理。

一些內地人在香港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是激化內地和香港人民矛盾的重要原因。但很少人明白到,這些運動的根源是什麼。比如最近引起風波的雙非兒童問題、限制奶粉問題、孕婦入境問題,很少人意識到其根源首先是基本法擬定的錯誤,其次是中央強力支持的特首梁振英強行試圖用行政手段解決問題的結果(比如是梁振英下令不許多於兩罐奶粉離境,在入關時堵截孕婦)。梁振英雖然表面上解決了問題,但是由於並沒有採取正確的方法,反而激化了更大的內地人民和港人矛盾,明顯是缺乏大局觀。

少數港人的「驅蝗行動」和「光復行動」以及偷怕兒童便溺擺上網等行為都是必須譴責的。這是加劇兩地人民矛盾的重要原因。有人討論港獨和揮舞港英龍獅旗,這在缺乏香港言論自由傳統的內地人看來,也確實是大逆不道。這些港人的所作所為給很多內地人的感覺就是不想再做中國人,從而引起「數典忘祖」的憤慨。這些情緒都值得理解。

但是,如果明白到香港首先是一個被出賣和犧牲的地方;無論是割讓還是回歸,港人的意見從來沒有被尊重;香港和大陸脫離了170年,在長達66年的時間內,實行和大陸完全不同的制度;回歸之前的港英時代,香港的成功遠遠在大陸之上;而在回歸之後,香港昔日的繁榮卻在不斷褪色;昔日的文明和價值觀不斷被侵蝕;香港逐漸從國際大都市淪為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中央許下的承諾遲遲不能兌現,等等,大家就多少可以理解部分港人的那些錯誤行為。

香港被收回17年,但人心始終沒有回歸。教訓是深刻的。討論祖國和香港誰欠誰,似乎無關緊要。但是,只有把道理說清楚了,才能把握歷史脈絡,從而懷有敬畏之心,真正尊重港人,信守承諾堅持一國兩制。這也是解決人心回歸的問題的唯一的正確之道。

附錄:香港,祖國欠你什麼?

一、先看看祖國對香港做了些什麼

1、在政治上很講信用。嚴格執行回歸時定下的「一國兩制」方針,將香港作為政治特區迄今為止從沒有任何動搖和改變,在全國通行的法律,沒有一部在香港執行,讓其享有標誌高度自治的司法終審權、單獨立法權、行政自理權。

2、在財政上不用繳稅。作為中國的一部分,香港從來不用向中央政府交一分錢的稅,香港人自己賺的錢自己花,用於香港自身的發展,祖國其他地方再窮再苦也不找香港的麻煩,這一點讓廣東等財稅大省相當羨慕。

3、在發展上特殊保護。為了保護香港在國際經濟中的特殊地位和傳統優勢,中央政府一再壓制別的城市,深圳嘉眾微信jz5187比如上海深水港、自貿區、金融中心、迪士尼等項目的啟動,政府猶豫再三,一拖再拖,生怕對香港不利。

4、在貿易上免稅通關。香港的產品進入大陸,273種主要產品實行的都是零關稅,這就意味著,大陸巨大市場對香港基本上是敞開的。周邊國家和地區經濟體,對這樣的優厚待遇是垂涎三尺的。

5、在旅遊上全民支持。中央政府一直大力鼓勵大陸人到香港去旅遊,香港遊的旅行團火得不得了,而去香港旅遊的最主要項目就是購物,大陸人平時捨不得花的錢,大把大把地丟在香港,幫助發展香港的經濟。

6、在經濟上甘當後盾。在中國成為全球最大市場的今天,世界上的主要經濟體都很依賴中國,香港自然不例外,甚至在大陸享有投資經營的某些特權,這對香港來說,大陸是其度過經濟危機、持續發展的堅強後盾。

7、在民生上優先照顧。香港地方小,山多平地少,幾乎沒有農業,主要靠大陸來滿足對吃喝的要求。大陸每天將最優質最新鮮的肉、菜、蛋、奶源源不斷地送到香港,保證水、電、氣的供應,從不吝嗇,從不含糊。

8、在國際上高度尊重。中國在國際上,給予作為地方政府的香港高度尊重、特殊安排,積極支持其以實體身份參與國際事務,比如在各種國際經濟聯盟、各種國際化的運動會上佔有重要席位,可以與中央政府一同參與。

二、再看看香港有些人是怎麼對待祖國的

1、喊出「寧當英國狗,不做中國人」的口號。在香港,總有些人天生的奴才命,不願做人只願做狗,完全是腦袋出了毛病。當主人不好,偏要喜歡去當英國人的走狗,甚至期盼再回到英國殖民時代,這種下賤程度,令人瞠目結舌。

2、部分香港人長期搞「港獨」遊行示威。有些香港人利用中央政府希望香港社會穩定的願望,長期遊行示威,以街頭暴力的方式要挾中央政府。甚至公開打出殖民地時期的旗幟,公然喊中國人滾出香港。

3、發動「佔領中環」運動。部分香港人企圖通過長期佔領中環要道的方式,達到按照西方標準全民普選的目的,並在民間發起非法「公投」,深圳嘉眾微信jz5187竟然允許沒有中國國籍、只是取得香港居留權的人參與投票,這是對國際通行準則的蔑視。

4、衝闖駐港部隊的軍營。「港獨」組織成員近期竟然公然闖入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不顧軍營哨兵警告,強行闖入軍營進行滋擾,高呼口號要求「解放軍撤出香港」。這是香港1997年回歸以來首次有團體強闖駐港部隊總部示威。

5、公開謾罵大陸遊客。有些香港媒體和公知將陸客稱為「蝗蟲」,對大陸遊客的個人不文明行為無限擴大。比如某個大陸小孩在街頭尿尿,就說大陸人素質低,而貝克漢姆的兒子在香港街頭尿尿,就稱其可愛,並反思街上的公廁為何如此少。奴才相原形畢露。

6、某些媒體以罵共反中為使命。在香港的一些報刊雜誌上,充滿了罵共產黨、反中國的文章,挖苦共產黨和中央政府、攻擊國家領導人、挑撥香港與大陸的關係,無所不用其極,已經並甘願成為西方勢力反華反中的輿論大本營。

7、反對在香港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號召和教育國民熱愛自己的國家。而在香港,政府提出要在中小學設置建立國家自豪感和中國歸屬感的新課程,就有市民上街遊行公開反對,認為是某種政治陰謀。

8、不同意對基本法23條修正案立法。23條提出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這是正常國家對自己領土的正常主張,卻遭到某些香港人持續多年的公開反對,致使該條款遲遲不能完成細則修訂。

作者觀點:

應該給香港人好好上一課。正像李嘉誠說得那樣,香港是個壞孩子,是被中央政府慣壞了。香港有些人很聰明,他們知道,中央政府最希望通過「一國兩制」的模式,令香港長期繁榮穩定,一是向世界宣示國家信用,二是對台灣進行回歸示範。

中央政府為中華復興、國家統一的這一片真心、苦心,被香港有些人當成了「短處」和「把柄」,他們深知中央政府很怕香港出現不穩定因素,不願香港經濟社會發展出現不和諧現象,於是他們就專門給祖國製造或威脅製造這樣的動亂,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這個孩子一哭就有奶,那就壞了。沒經驗的父母往往就是這樣把孩子慣壞了。深圳嘉眾微信jz5187香港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過去香港人一示威遊行,中央政府就讓步安慰,這給一些香港人造成了錯覺,他們以為什麼事情只要這麼鬧騰都能成功。

為什麼我總是表揚習大大呢?就是這個人心中有原則,做事有擔當,執政有魄力,在關乎國家核心利益和最高原則的時候,不含糊。這一次的白皮書就很給力。在這裡,老吳作為一個民間知識分子,願意幫中央政府,給香港某些給臉不要臉的人上一課。

第一、香港的主權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中英建交那一刻起,就等於英國承認了這樣一個法律事實。當年英國拖延香港回歸祖國的談判時,小平同志斷然表示,如果談判不成,中國將以自己的方式和時間表收回香港。英國人才慌了手腳,接受了小平的意見:主權問題是不容談判的。這就是說,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不是香港的。

第二、香港的治權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這一點也是不容質疑的。當年英國人耍花招,搞主權治權分離的把戲,甚至威脅中國,如果由中國來治理香港,那將是一場災難。對此小平同志的回答很乾脆,如果這是一場災難,那我們就要勇敢地面對這場災難。最後,中英達成一致,主權和治權均歸還中國。

第三、港人治港,是小平同志提出來的,這裡面有對香港人的巨大信任和體恤。過去英國人治理香港,香港人哪有什麼政治權利,完全是二等公民的待遇,每任總督任命,香港人哪有插嘴的機會,連屁都不能放,只有排隊拜望、巴結交通、萬眾仰望的權利。祖國現在把香港收回來了,完全交給香港人治理,這是多大的恩賜啊。有些香港人以為這是應該的,錯了。

第四、一國兩制,是小平同志的偉大構想,也展現了祖國的博大胸懷。「舞照跳、馬照跑」體現了祖國對香港的尊重和關愛。為了證明祖國比殖民宗主更愛這塊土地和人民,大陸不收一份稅錢,相反給香港外交特別安排、治理特別授權、貿易超惠政策、經濟特別支持、旅遊特別照顧……但是一些香港人不思感激,不知道這是父母對失而復得的孩兒的溺愛,反倒以為是當過洋奴後派生的「特權」。

第五、一些香港人沒搞明白,一國兩制,核心在一國。如果香港出現分裂、動亂、外部勢力插手,兩制是可以取消的。香港自治的權力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不是香港固有的,是中央政府授予的,是全國人大授權的,是基本法規定的,但是在基本法的框架被破壞的情況下,必要的時候,中央政府可以收回某些授權、甚至直接管理。

第六、一些香港人沒搞明白,一國兩制,必須認同自己的祖國。一些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甚至寧做英國狗的人,妄想掌控香港,簡直是痴人說夢。香港,絕對不可能讓港獨分子、讓反共仇中、讓對國家沒有認同和忠誠的人來當特首候選人,非中國人絕對不能投票。即便全香港人都推薦某人候選特首,中央政府不同意,此人就得滾蛋,這個道理香港應該懂得。

第七、一些香港人沒搞明白,一國兩制,必須熱愛自己的國家。大陸對香港善意有加,多方關愛,國內媒體對香港多是積極宣傳。但是在香港,罵共產黨、罵大陸人、罵祖國成為一種惡劣風氣。宣傳愛國、愛黨立即成為眾矢之的。香港絕對不能這樣下去,香港不能成為反共基地,仇中土壤,顛覆國家勢力的溫床。這樣鬧下去,香港會出事的。香港於情於理於法都沒有資格這樣做,也不能這樣做。如果一些人堅持這樣鬧,是要付出代價的。

第八、一些香港人沒搞明白,小平同志當年堅持一分錢不要,但是要駐軍香港。當時的說法是,這象徵著主權的回歸。駐軍數量很少,香港人很好奇,參觀照相,不亦樂乎。但是一些狗奴才沒有想到,這正是小平同志的高瞻遠矚,如果香港出現外敵和內亂,我駐港部隊可是要亮劍的喲。看到那些搞公投、假民主之名巧取香港的人,我挺好笑,你說,這些狗奴才為什麼如此不識時務呢。我的資產,委託你管理,你要搞民主把它變成你的,天下哪有這麼操蛋的民主啊?

 

黎蝸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