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樹之果,google與互聯網審查

話說google曾經幫助美國警方抓獲了兒童色情圖片持有者,而方法則是審查gmail郵件內容,具體請看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3941.html
google的做法是符合現行美國聯邦法律的,但問題在於:在不事先告知用戶的情況下進行郵件內容審查並上報警方是侵犯隱私權的行為,也就是侵犯基本人權的行為。

注意,法律不能違背人權,違背人權的法律都是無效的惡法。

那麼這裡就出現一個問題了:google實際上干的是非法(EFF把NSA的棱鏡計畫稱做“illegal mass spying(非法大規模監控)”,其實是一樣的道理,真正的非法是反人權)的事情,但是這個非法手段卻得到了切實的犯罪證據,那這證據是否還有效呢?

我的看法是:證據無效!不僅如此,google的審查行為也該被叫停,哪怕因此放走了兒童色情圖片持有者。

這裡介紹一個法學理論:毒樹果實理論,簡單來說就是在調查行為中通過非法手段取得的證據是無效的,具體看https://zh.wikipedia.org/zh/%E6%AF%92%E6%A8%B9%E6%9E%9C%E5%AF%A6%E7%90%86%E8%AB%96

有些人大概會奇怪:明明證據是真實的,為什麼就因為是非法手段獲取的而失效了呢?不是應該儘可能打擊犯罪嗎?

我們從兩個角度上來考慮一下:
1,“儘可能打擊犯罪”,這麼認為的人通常認為非法手段獲取的證據是有效的,其實是支持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證據這種行為。那麼,想像一下,在每個人家裡裝上攝像頭24小時監控是不是一種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證據的行為?是不是可以儘可能發現並打擊犯罪?請問有誰願意嗎?

2,當然,絕大部分時候“非法手段”並沒有前面那個例子這麼極端(其實天朝的大情報工程已經差不多有這麼極端了),看似可以被接受,但又有一個問題出現了:權力總是傾向於擴大權力,政府總是會做出侵害人權的事情,所以要用分權和獨立的司法加以限制,特別是成熟民主國家的憲法裡都規定了一些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被侵犯的基本人權,例如美國憲法第四修正案:“在沒有搜查證的情況下,警察不能對公民人身,住宅,文檔等所有財產進行搜查”(具體看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E%8E%E5%9C%8B%E6%86%B2%E6%B3%95%E7%AC%AC%E5%9B%9B%E4%BF%AE%E6%AD%A3%E6%A1%88),這條就是對隱私權的保護。

事實上,公民的gmail郵箱是公民隱私的一部分(gmail郵件就是公民文檔),而google的審查行為和NSA的棱鏡計畫實質都是沒有搜查證的搜查行為(用戶事先不知情),也就是說其實是違憲行為,更重要的是對隱私權這一基本人權進行了侵犯。

對於基本人權的侵犯都會(!)開啟政府權力不當擴張的壞頭,棱鏡計畫就是例子,至於天朝這種極權國家更是深受不受控制的權力之害,所以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能侵犯基本人權,哪怕是因此放過了一些罪犯!因為啊,在政府這個最危險的大罪犯面前,幾個普通罪犯根本算不上什麼!

PS:我是早就不用gmail了,雖然我沒有兒童色情圖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