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世界的一些看法

我對世界和生活的一些基本看法,也談不上三觀不三觀,算是我私人看待世界的一種態度和傾向吧。

總體來說,我覺得我的生活習慣是比較中國化的,思維習慣是比較西化的,這個不僅是我自己的感覺,認識我的一些朋友大多也這麼評價我。這個我覺得可能跟我青少年時代的閱讀經驗有關,也和我的性格有一定關係。

我相當強烈地相信平等和自由的價值。但是當平等和自由發生衝突的時候,我並沒有絕對的排序,認為自由高於平等,或者平等高於自由。我會就事論事地權衡,這個可能和我得理工科經歷有關,因為在工程上,我們往往會想同時』得到各種的好處,當這些好處沒法同時最大化時,就需要加以權衡取捨。這在工程上是最常見的現象,所以可能對我的思路有影響。

我沒有很強烈的民族情緒,也沒有很強烈的愛國精神。我並不敵視人類的集體歸屬感。這是一種生物本能,而且我也有,只是程度上不是很強烈而已。

比如我對中國肯定有對其他國家沒有的特殊感情,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是愛國。但我並不覺得這是一種特別值得驕傲的情緒,當然也談不上可恥。只有當一個人為了愛國而做不正義的事情時,才是可恥。

我會盡自己對這個社會的責任,比如交稅,比如被入侵時候參軍作戰。但是如果中國和其他國家打仗,而我又覺得中國不對,那我就會反對它。如果我覺得中國是對的話,我就會擁護它。

我也從沒有為我是中國人而自豪,也沒有為此而羞恥。自己生在那兒是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為這種事情驕傲或者羞恥都很傻。

我從沒有為國旗升起而激動,而且由於某些政治原因,我並不喜歡那面旗幟。

我認為中國人比中國這個概念重要。比如一個極端的例子,如果中國分裂而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因此幸福,那我就主張分裂。如果它分裂會讓這塊土地上的人痛苦,那我就反對分裂。

我認為政治觀點並不太重要。人的生活有各個方面。比如一個人如果特別喜歡毛主席,我會因此對他有負面看法。如果他是網上的陌生人,我可能會嘲笑他。但是如果他是我的熟人或者朋友,我會儘量忽略這一點,不提這個話題。

我討厭威權。我討厭對人劃分等級。我很討厭」分「這個概念,因此我不喜歡儒家。雖然和法家相比,我覺得儒家更有人性,但是它對人基於身份的約束規定我無法接受。

如果你的國家虐待你,你有權背叛它。如果你的父母虐待你,你有權不認他們。「XX終究是你的XX」,這是很討厭的話。我痛恨一切把人置於受虧待卻無法反抗地位的道德。

我極度討厭」你是什麼什麼,所以你應該如何如何「。比如性別。有人說你是女的,所以應該溫柔賢淑。這是屁話。我極端討厭這種論調。沒有什麼是應該的。你自己塑造自己。你是女的,你依舊可以強悍,你是男人,你依舊可以溫柔。品德是沒有性別和種族的界限的,比如無論男女都應該勇敢。

我覺得中國的男權問題非常嚴重。根本不存在女權過度的問題。

我對日本有偏見。我不喜歡它。這一方面是因為它進攻過中國,殺過中國人,一方面是我從閱讀裡感覺日本文化裡等級觀念很重。我接受不了任何等級觀念重的文化。但是也許我的瞭解是一種錯誤的偏見。

我不相信文化相對主義。女人蒙面就是不對的。童婚就是不對的。割禮就是不對的。文化沒有那麼神聖,能免於被問責。

如果一個人能夠自由接觸到A,B兩種文化,能夠自由選擇進入哪個文化,這個時候談文化相對主義才是合理的。否則的話就是拿弱者開玩笑。

我喜歡美國。原因很簡單,美國的主流價值觀,比如民主、自由、平等、法治,都是我相信的。它是個國家,當然有自己的利益追求,有私心。但是作為一個社會,我喜歡它。

比如美國歷史上殺了很多印第安人,這就是不對。不對的就是不對的。喜歡美國和相信它是天使,這是兩回事。但因為美國不是天使,就說自由民主都是騙人的,這不是憤世嫉俗,這是傻逼。

我對基於金錢或者權勢的勢利相當敏感。不知怎麼,說到這個,我想起了一件事,我記得在書上看到過一段,周恩來有次對江青還是誰有意見,就故意訓斥他的服務員,做樣子給江青看,事後向那個服務員道歉,說我不是衝你。然後有人就評論周恩來有政治智慧云云。我對倒不是說周恩來本人如何如何,那個環境下可能他已經算是那些人物裡格外有禮貌的了。但是這種行為還是引起我本能的反感。我完全接受不了誰訓斥一個人給另一個人看,不管雙方是什麼地位。這其實真的很惡劣。

生活方面,我絕不會教育孩子孝道。我希望孩子愛我,不希望她孝順我。

我會告訴孩子,她結婚以後,生活中最重要的人就是她的老公和孩子,而不是我和媽媽。

出軌是不對的。但是如果夫妻雙方都同意給予對方性自由,這沒有什麼不對。出軌之所以不對,不是因為婚內貞潔,而是因為不平等和欺騙。

我人到中年,有很多害怕失去的東西,所以無論我對這個社會有多不滿意,我也希望它慢慢改好,而不希望有斷層式的革命。

但是這並不由我控制。

我討厭玄學,討厭亂力怪神的東西。

我討厭復古,因為我覺得古代還不如現在。

我喜歡讀古書,因為覺得能知道千百年人的事情和想法,是很神奇很有趣的事情,但是我討厭國學,因為它喜歡聖化自己。而且古代的學問說穿了,對現代人並沒有多大用處。現在那些國學家基本都是騙人的。

隨筆寫幾句,還有很多看法,但是以後再說吧。

押沙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