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陪你一程

春天的雨夜,好友提出告辭,我堅持要送他到車站。最終,他攔住了我:「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你反正只能陪我一程,就在門口止步吧。」我尊重他的意見。

每一個人都只是穿插在他人生活中的一個片斷,這注定永遠只能陪人一程。你愛自己的父母,希望他們長命百歲﹐但你再孝順他們,他們也會走在你前面,你只能陪父母一程;你喜歡自己的兒女,時刻夢想用自己的身軀為他們遮風擋雨,然而,你再高大,總有一天你也要走在他們前面,你只能陪兒女一程;你擁有一個心心相印的妻子,但是,她前面二十多年屬於父母,後面幾十年會被兒女﹑命運分割,你只能陪妻子一程;你看重朋友之間兩肋插刀的友誼,然而,不是朋友離開你,就是你離開朋友,你只能陪朋友一程……  

因為只能陪人一程,你應該學會珍惜。他們饑餓時,你的關愛要成為一隻蘋果;他們寒冷時,你的呵護要變成一件棉衣;他們快樂時,你的笑容應該是最燦爛的﹔他們傷心時,你的撫慰應該是最真摯的……生活反復印證著:黑夜可以因為篝火的加入而變得明亮,冰雪卻無法因為寒風的參與而化為溫暖。

因為只能陪人一程,你也應該學會放棄。你父母只能撫養你長大,你不要期望他們是你永遠的拐杖,可以支撐你全部的人生;兒女只是與你血肉相連的孩子,而不是你的奴隸,你要懂得尊重他們的人生選擇;妻子向你奉獻了愛情,但她的生命不是愛情的抵押品,你應該給她必要的私人空間;朋友可以溫暖你,但這種溫暖應該是開放的,你不能強行獨佔他人的友誼……

你只是別人生命中的過客,只能與人共走一段路,這注定了你給予別人的有限性,又怎能要求別人無限付出?

游宇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