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如何對你,都是你教的

你如何對待一個人,完全是由他的性格,他在你面前的表現所決定的,這取決於他,而不是你。所以,不要再抱怨別人,你首先應改變自己的處事模式,才能改變別人對你的態度。

恭喜你!你很成功地教會了你丈夫打你

一位女性來諮詢,問題是丈夫總是打她。“他為什麼打你?”我接著問。

“因為他最不喜歡別人說他不像男人。”

“你知道他最不喜歡別人這樣說他,你還這樣說他!?”我更好奇了。

“他就是不像男人嘛!”她非常委屈地說。

“那他打了你,你怎麼樣?”

“反正我根本也打不過他,只好不再說他了唄。”她一臉無奈的樣子。

思考了一會兒,我很嚴肅地看著她的眼睛說:“恭喜你!你很成功地教會了你丈夫打你!”她的眼睛驚異得差點蹦出眼眶:“你——”接下來,我耐心仔細地給她解釋了我的“歪理邪說”。

這個女性非常清楚地知道丈夫最不喜歡聽的話是什麼,也知道丈夫聽到這句話的反應會是什麼,但就是要在吵架中說出這句話,然後在丈夫打了自己後再停止說這句話。雖然挨打的人是妻子,可是,掌控局面的人,並不完全是丈夫。

妻子只要不說那句“咒語”,丈夫就不會“失去風度”。可妻子偏偏要說,彷彿就要刺激丈夫動手。丈夫並不傻,既然打人可以阻止,當然每次首選使用暴力。妻子就是這樣,成功地教會了丈夫對自己動粗。

一句話,你教會了別人怎樣對待你

我不由得想起了美國新當選的總統奧巴馬。

美國有七千萬人明確表示喜歡奧巴馬,喜歡到起大早排隊去投票選他當總統。然而多數美國人卻認為奧巴馬一點兒也不好玩。雖然他們不太喜歡布什當總統,但卻都覺得布什好玩,非常好玩!

汪翔在《奧巴馬大傳》中,記述了一個真實的故事。奧巴馬的父親——老奧巴馬和外祖父斯坦利一起,約了一些朋友到酒吧喝酒,他是那些人中唯一的黑人。正當他們喝到高興的時候,酒吧進來了一個白人。那白人一看到店裡的情形,就對服務生高聲怪叫道:“這麼好的酒讓黑鬼喝了,不是太可惜了嗎!”

人們一下子安靜下來,等待著一場惡鬥。出人意料的是,老奧巴馬平靜地站起來,走到那人面前,非常禮貌地向他解釋人人生而平等、黑人和白人擁有同樣的權利等道理。最後,那位白人被老奧巴馬的修養和道理所折服,自願拿100美元買他的原諒。老奧巴馬接受了這100美元,原諒了他。

這個故事,讓我明白了為什麼奧巴馬不好玩,明白了為什麼美國人喜歡奧巴馬。因為老奧巴馬是個知道怎樣教會別人尊重自己的人,因為外公斯坦利把這個故事鄭重地講給幼小的奧巴馬,讓他學會在種族歧視嚴重的美國如何像父親一樣,不卑不亢地獲得別人的尊重。

美國的媒體對奧巴馬的當選非常失望,因為他們將失去很重要的一種吸引人眼球的娛樂方式——拿自己的總統開涮。

所有的媒體人都心照不宣地懷有這樣的共識:奧巴馬不是小布什,他是不能用來娛樂的。你不得不尊重他!

每個人都在無意識中教會了別人如何對待自己

每個人都在無意識中教會了別人如何對待自己,有的人教會別人虐待自己,有的人教會別人尊重自己,有的人教會別人忘記自己,有的人教會別人記住自己。你呢?

不要再抱怨“別人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

不要再抱怨“我這麼努力,別人為什麼看不到?”

不要再抱怨“我是一塊金子,別人為什麼看不到?”

其實,這一切都是你教會了別人如何對待你。可曾想過,當你初次見到一個人時,你並不知道該如何跟他交往,他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你並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他何時會生氣,何時不會生氣。當你跟他共事時,你只能猜,而這時,你也會比較小心,儘量避免敏感話題。因為你不知道他的底線在哪裡。

而當你麼熟悉了,當你瞭解了以後,你就會很好的把握底線。

如果,他是一個隨和的人,你可能就和他成了朋友;

如果,他是一個暴躁易怒的人,你可能就會儘量遠離他;

如果,他是一個膽小懦弱的人,你可能就會瞧不起他;

如果,他是一個膽大剛烈的人,你可能就會敬畏的同時儘量不會去觸碰他的底線。

……

所以,你如何對待一個人,完全是由他的性格,他在你面前的表現所決定的,這取決於他,而不是你。

所以,不要再抱怨別人,你首先應改變自己的處事模式,才能改變別人對你的態度。

當你覺得別人無視你、忽略你時,你就該想下,你平常是不是默不作聲,對什麼都無所謂,永遠沒有自己的主見,所以當遇到事時,別人可以忽略你的感受,進而忽略你的存在。

當你覺得別人把你當軟柿子捏時,你就該想下,你平常是不是總是一副不敢做聲、畏首畏尾的樣子,所以,別人才會覺得,反正你膽小懦弱,就算過分,你亦不敢吱聲,所以才會為所欲為,得寸進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